能“文”又能“武” 有“技”更有“道”—琵琶“小金鐘”全國展演帶來的思考


來源:中國藝術報     時間:2019-08-26 22:25:37    編輯:張錄勇

閉幕式音樂會上,吳玉霞、章紅艷、楊靖(從左至右)等演奏家與小選手們齊奏 朱曉峰 攝

在中國傳統樂器中,琵琶是少見的能“文”能“武” ,且中西皆宜的一種。四根弦在手指撥弄間亦是氣象萬千,而且琵琶“抱”在演奏者懷中,也就決定著“琴人合一”的重要性。提到琵琶演奏人才的涌現,就不得不提到一個重要的“標志性事件” ,那就是1980年的“上海之春”全國琵琶比賽。而時隔將近40年, 8月15日至18日在浙江寧波舉辦的中國音樂小金鐘全國琵琶展演或許也將被深深記錄下一筆,一批琵琶演奏的“明日之星”正從這里冉冉升起。

被比賽改變的人生

隨著民樂教育體系的不斷完備、專業人才一定的積累, 1980年5月,“上海之春”舉辦了新中國成立30年來的首次全國性琵琶邀請賽,“上海之春”全國琵琶比賽選拔出一批能代表當時全國最高水準的青年琵琶演奏家,他們亦是當今活躍在舞臺上和講臺上的琵琶名家。

中國音樂小金鐘全國琵琶展演評委會主任、著名琵琶演奏家、教育家吳玉霞,小金鐘全國琵琶展演專業組評委、著名琵琶演奏家、教育家楊靖、劉剛,著名琵琶演奏家、作曲家陳音等都是那次比賽的參與者和見證者,在那次比賽中,吳玉霞、楊靖獲得了二等獎,劉剛獲得了三等獎,陳音排在了21名,沒有獲得等次獎,這讓他念念不忘、頗為感喟。

在琵琶“小金鐘”專業組公布第一輪成績的時候,如今已是中國廣播民族樂團琵琶首席的陳音十分坦誠地對小選手們說,“1980年參加‘上海之春’ ,那時我還很小,也是第一次參加比賽,而那次比賽讓我學到了很多東西。就像今天的你們站在這里,每個人都感覺很自信,但其實進入到比賽環節,評委們都有各自的審美。藝術的道路是非常漫長的,只有不斷地磨礪,不斷地學習、借鑒,看到別人的長處,自己才能不斷地進步。音樂也是時間的藝術,它在短暫的十分鐘的展示時間里,把你十幾年、幾十年的功力瞬間爆發、呈現出來。 ”陳音改編的《陽光照耀著塔什庫爾干》是此次琵琶“小金鐘”全國展演中選手們演奏率非常高的樂曲。他創作的琵琶樂曲《山之舞》 《山之韻》 《茶馬古道行》 《秋月吟》也在界內獲得一致的好評。“道阻且長,那時第21名的我仍然在彈、在創作,但不少那時獲得很好名次的演奏者卻已經不再彈琴了。 ”

利用纏著皮筋兒的搓衣板練習左手技巧,用自制的竹弓練習右手的輪指,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刻苦與勤奮,普通人家出身的女孩吳玉霞考入上海人民廣播電臺少兒樂隊,隨后又考入北京舞蹈學院樂隊學員班,開始了學藝的道路。40余年與四根弦打交道,往往就是一人一凳刻苦鉆研,吳玉霞以其對琵琶獨到的鉆研、豐富的舞臺實踐,形成了學貫南北、剛柔并濟的演奏風格。在向小選手宣布成績時吳玉霞有些不忍甚至有點哽咽, 45進18的比賽,要淘汰大半選手,“做最好的自己” ,這是她反復對臺下小選手們說出的肺腑之言。“我自己就是藝術普及的受益者,我有著普通人的情結。可以說我們是被比賽改變人生命運的一代人,‘上海之春’全國琵琶比賽讓我們成為了受益者,讓我一步步穩步走,變得強大。希望‘小金鐘’也是,不論對藝術人才的挖掘還是師資力量的涵養,都是一種激勵和激發,讓琵琶藝術往良性發展的方向走。 ”

用心、用情、用智

本次展演分為專業組和業余組,專業組參賽者是18歲以下,目前就讀于音樂學院、藝術院校等附中、附小琵琶演奏專業的演奏者;業余組參賽者是由各地音協甄選推薦的、有良好演奏基礎和藝術修養的琵琶演奏者,按年齡劃分為少年B組( 14歲至16歲) ,少年A組( 10歲至13歲)和兒童組( 9歲以下) 。在展演的業余組評委、中國音協琵琶專業委員會顧問傅丹看來,少年B組的不少選手因為年齡和學琴時長的關系,演奏水平以及對作品的理解都非常出色,甚至接近專業組選手的水平,這對于琵琶演奏的發展來看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從娃娃抓起,是“小金鐘”展演的要義,不僅要發現和重點培育琵琶專業演奏的好苗子,更要從基數較大的業余組選手中儲備力量。“這就好比塔基和塔尖的關系,只有‘塔基’的穩固人數與扎實基礎,才有可能有‘塔尖’的發展。這幾年來我們一直希望用技術引導、活動參與等方式推廣、普及琵琶藝術,來激發基數更大的學琴人群的熱情,提高演奏基本功的水準。而展演的目的則是給閱歷尚淺的選手們提供一個互相交流、互相借鑒的平臺,有助于他們打開音樂視野。 ”吳玉霞強調。

來自遼寧的13歲小選手岳昊洋是專業組選手中年齡最小的一位,從4歲多開始學習琵琶, 12歲考入音樂學院附中,第一次參加這么高水平的比賽,第一次穿禮服和高跟鞋演奏,也讓岳昊洋既感到興奮不已又深感“天外有天” ,從“琴房”走向“賽場”要走的路還非常漫長,止步于第一輪,也讓岳昊洋深感藝無止境。上一次琵琶“小金鐘”展演還是在五年前,那時的岳昊洋還是懵懂的小孩子,這次之后或許再次舉辦就是五年之后,那時的岳昊洋已即將高考,面對的或許是更加殘酷的競爭壓力,正如岳昊洋媽媽所說,“這次沒有白來,見識了這么多高水平的選手,對孩子來講也是極大的歷練。 ”

專業組評委、中國音協琵琶學會副會長劉剛強調,在練習基本功以及磨練技術的同時,要重視藝術修養和文化知識的儲備,一些選手感覺確實在彈琴,但腦袋“很空” 。正如吳玉霞對選手們所說,“學習音樂是由內而外呈現的一種美,不僅豐富生活、積累學養,也讓視野、眼界更加開闊,學音樂的人必須全面發展,因為演奏需要嚴謹。所以展演過程中,不僅考驗技術儲備,更多的是考驗心理,功夫在詩外,要通達‘技’和‘道’的關系,做個有心人。也就是‘用心’ 、‘用情’更要‘用智’ ” 。

沉下心,育新生

在民族器樂中,琵琶的學習難度公認是比較大的,并不像有些樂器學幾次就能很快上手,這在一定程度上也確實增加了專業門檻以及業余普及的難度。學習和演奏琵琶更需要強調耐力和耐心,因為要付出很多。從山東來的兒童組小選手段姝含只有9歲,自從報名參加這次“小金鐘”展演,她整個暑假每天練琴6個小時以上,幾乎沒有休息日。陪伴孩子前來參加展演的段姝含媽媽說,對于比較小的孩子來說,理解曲目并彈出作品的韻味真是很難。

《龍船》是展演中選手們演奏率非常高的一首曲目,專業組評委、中央音樂學院民樂系教授張強就認為很多選手一味追求“快”而讓曲子失了味道。“音樂作品不是炫技,要考慮傾聽者的心理感受,并不是演奏越快越好,聲音越大越好,尤其是琵琶這件樂器,最有魅力的恰是‘大珠小珠落玉盤’ ,現在聽到的很多的卻是‘嘈嘈切切錯雜彈’ ,琵琶‘珠落玉盤’最有魅力的美的聲音在哪里?現在琵琶的“脾氣”太壞了,太暴躁,比如‘掃弦’包含了太多音樂性和豐富的聲響在里面,變換無窮,非常具有魅力,而聲音之美應該是所有琵琶演奏者的畢生追求” 。

在民樂領域,中國音樂“小金鐘”只有琵琶和二胡展演,注重引領性、專業性的同時進行社會藝術教育普及,是“小金鐘”藝術展演一貫的宗旨。中國音協分黨組成員、副秘書長王宏表示,近年來,從中國音協音樂考級的數據來看,考級人數是在逐年上升,但琵琶、二胡這兩種民族樂器的考級人數卻有所下降。中國音協舉辦“小金鐘”展演,就是希望在促進這兩種民族樂器發展方面起到引領作用。“小金鐘”這個全國性、專業性的展演平臺,對于學習者的學習熱情是非常大的鼓舞,既有利于拔尖演奏人才的脫穎而出,也有益于社會藝術普及拓展更多受眾。在行業內最具權威性的評委在展演過程中的專業評比,對選手們來說是難得的專業提升機會,而極為嚴苛的評選標準也向選手們傳遞了作品、譜例、演奏方面規范性、專業度的重要性。

中國音協會員部的王昕作為少年A組展演的工作人員一直在展演現場忙碌著,閉幕當天她不禁在微信朋友圈中這樣感慨:“2019中國音樂小金鐘全國琵琶展演——沉浸、沉醉、沉下心;育優、育美、育新生” 。而這,也正是大眾對“小金鐘”的美好期許。

記者 張悅

 
  • 中國朝鮮族音樂研究會
  • 鋼琴學會
  • 錄音藝術與唱片學會
  • 合唱聯盟
  • 音樂治療學會
  • 奧爾夫專業委員會
  • 吉他學會
  • 電子鍵盤學會
  • 室內樂學會
  • 小提琴學會
  • 高校聯盟
  • 卡西歐(CASIO)
  • 現代藝術
  • 魔笛音樂
  • 新浪娛樂
  • 愛樂教育
  • 吉他中國
  • 中音在線
  • 大麥
  • 湖南文藝出版社
  • 柏斯琴行
  • 鄂爾多斯世界音樂狂歡節
  • 樂動北京
  • 中音公司
音協網絡部:010-84921442、84921443 音協考級辦:010-59759641(傳真)、59759642、59759643
聯系我們 | 關于我們 | 招聘信息
Copyright © 2009-2020 中國音樂家協會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9073678號
罗曼诺夫财富彩金
湖北快3时时彩网官网 贵州麻将规则8筒 目前赚钱的网游 下载单机版免费游戏大众麻将 浙江11选5走势图表 深圳风采 天天选4 黑马论坛正版原创平特三连肖 追光娱乐2017版 老快3福彩走势图 骆驼股份股票 福建快3一定牛今天的 幸运十一选五预测软件 日本和塞内加尔的比分预测 股票超短线看什么指 刮刮乐编码的秘密图片